[ 登录 免费注册 ]
沈燕斌的个人主页

http://wiki.zupulu.com/space.php?userid=1789819
复制 > 给我留言

查询姓氏  
  • 个人首页
  • 我的族谱
  • 我创建的纪念馆
  • 我加入的亲友馆
  • 我的相册
  • 我的发言
  • 给我留言
  • 控制面板
  • 沈姓必赢437登录 | 沈姓社区 | >沈姓族员 | 沈姓族谱 | 沈姓纪念馆
  • shenyanbin1676沈燕斌
  • 人气数:487

    我的录入:0

    协作编辑:0

    发表话题:0

    发表回复:0

    个性签名: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 用户编号:1789819
  • 登录帐号:shenyanbin1676
  • 姓名:沈燕斌
  • 性别:男
  • 曾用名:沈燕斌
  • 籍贯祖籍:河北 省 蔚 县(市)
  • 父亲姓名:沈俊
  • 居住城市:山东烟台
  • 个性签名: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 沈燕斌的简介:
    我叫沈燕斌,乳名小三三,河北蔚县白乐镇会子村人。1983年阳历6月1日,在国家严格号召计划生育的热潮下,我来到了这个世界。听母亲说,那年农村已经废除生产队,全面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当时,父亲37岁,正在田间插秧,听哥哥说母亲肚疼厉害,赶到家里,遂让村里的老婆娘刘有根接生。在我童年的记忆中,父亲就在外打工,每到入冬才回到家里。在我幼小的记忆中,父亲是一个严肃、伟大的人,我不敢在他面前撒娇、淘气,他一生只动手打过我两次,一次是我五岁时因为贪吃月饼,一次是我十岁时因为迷恋哥哥朋友的链子枪。每年阳历3月15前后,父亲就会踏上外出张家口的汽车,开始他长达一年的打工生涯。随着哥哥、姐姐陆续长大外出打工,家里就剩下了我和母亲两个人。我五岁那年,姐姐沈燕萍13岁,有邻居刘宝照料,我和父母哥哥三人在张家口小辛庄度过一年,我模糊的记忆中,爸爸在建筑公司做保安,妈妈在地库(地区副食品仓库)洗发菜,有一次我去看望妈妈,她和同事将仓库内装卸破碎的罐头给我吃,那个年代吃到水蜜桃罐头对于农村出生的我来说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中秋佳节,我们住在茶坊的租住房内,因为我年幼不懂事,非要自己一个人吃一个月饼,爸爸逗我,非要咬一口,结果我将月饼扔在了地上,遭到父亲的教育。后来和一个岁数相仿的小孩儿玩耍,我记得我根本没有碰他,结果他告诉我父母我将他头打破了,哥哥领他去医院上了药、处理好并和母亲说了我的情况,我当时很小这些事情只能隐约的记忆。转过年六岁,我和母亲回到了老家,还有姐姐,我们三人生活,母亲种了我家所有的田地(除了稻田),姐姐放学时帮忙,秋收之际哥哥回来协助,那年我们小河子的小片地种的小日期玉米长得特别好,打下的玉米用来归还先前和邻居张立文借的玉米口粮。我8岁上学,姐姐16岁,哥哥23岁,那时父亲一个人省吃检用,可积蓄并不多,哥哥面临娶妻成家,母亲和姐姐说,可怜的女儿虽然你学习很好,但是家庭困难,你哥哥又要成家,家里负担这么重,可咋办了?后来姐姐16岁便辍学到张家口橡胶厂出型车间工作,结束了他的学校生涯。我和母亲在家种田,那时的我们生活很苦难,基本不怎么花钱,每年要上交大队农业税、提留、计划生育罚款等。1994年,我家盖新房,将原来的一间房拆除,盖四间新房,那时间我才认识到做一个父亲真的不容易,爸爸夜以继日的劳作,我根本没有见到他睡觉,妈妈也一样,一边帮工,一边务农。我那时上四年级,还很贪玩,但是看到父母如此辛劳,我有时宁愿饿着也不花一分钱用来买零食。后来房子盖好了,哥哥娶了嫂子。我和母亲在家里依旧务农,我五年级中秋节时,妈妈去安庄看望姥姥不慎滑倒,将左胳膊摔断了,当时我很害怕。母亲经历了两次接骨疼痛之后终于进入了恢复期。次年嫂嫂生孩子,妈妈一只手伺候她月子,看到她起早贪黑、辛勤劳作,我心酸不能自抑。那年冬天家里困难的连双买棉鞋的钱都没有,我和母亲推着独轮车去白乐镇交公粮,换回来的钱妈妈给我买了一双棉鞋,而她自己看了半天,最终也没舍得买,严寒冬日,她穿着往年自己做的已经破了的棉鞋过冬,作为家里的男子汉,我痛哭流涕。时间是把无情的剑,它既能折磨人也能改变人,很快我上了初中,可以帮母亲分担一部分地里的农活了。初一那年冬花很值钱,我陪母亲种了半亩冬花,秋收后烘干买了一千元钱,妈妈一直留着不舍得花,给我买了个石英钟,剩下的钱一直留着,直到去年,她感觉自己身体不行了,将剩下的七百元钱给了我。初二、初三毕业季、中考我踏上了外出烟台的求学之路。母亲的身体由于劳作也出现了问题,高血压缠绕着她,我上学花销很大,钱都是姐姐资助、父母省吃检用攒下的。后来母亲的身体已经渐渐的不允许她种田了,她每到冬季都到张家口前屯父亲租的房子里过冬,我们一家三口度过了圆满的四个春节。2003年7月我毕业了,进入烟台港务局上班,薪水不高,每次回家都感慨万分。看到父母劳作一生,现在岁数大了,父亲还得上夜班,母亲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作为儿子,我做的远远不够。2005年,父亲60岁合同期满,结算回家,待了一冬天没有合适的工作。闲不住的父亲,为了我娶妻成家又一次去张家口市建上班。2006年,母亲被查出糖尿病,父亲紧张、害怕,多次打电话给我。我叮嘱父亲,一定要去医院,听医生的话配合治疗。2007年春节过后,我外出时,父亲骑着自行车送我到火车站,沉重的行李箱,遥远的路途,父亲一口气骑到火车站,下车后气喘吁吁的说,还好没有误了车,我站在站台上,望着高大的父亲在远处望着我,寒冬的天气,绿色的羽绒服,他浑身散发着热气,我泪如雨下。这么大岁数的父亲他带着我,一路上那么累,虽然我啥也没说,可父子之情无以言表。这一年是我生命中最灰暗的一年,期间母亲住院,开始注射胰岛素,父亲牙疼,镶牙感染,工地扳到宣化,无法正常休息。阳历10月4日正值长假中,父亲给我打来电话和我交流身体、工作、生活近况。当得知工地条件差,无法休息时,我劝说父亲别干了,他说再坚持坚持,你还没成家,你娘身体也不好,花钱的地方多,我说爸爸你可要保重身体啊,他说,放心吧。谁曾想,这一个通话,竟然成了我们父子间的永别通话。11月12日夜,农历十月初三晚7点,我接到了姐姐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失声痛哭,我预感到出事了,火速乘车往家赶,路途中姐姐短信通知我父亲已经离我们而去了。那一夜火车,我感觉我魂不守舍,终于第二天傍晚赶回宣化,看到了久别的父亲的遗体。父亲身体僵硬、面容狰狞,临走前经过了很大的痛苦煎熬,双手紧紧的握着,我泣血痛哭,爸爸呀,儿子不孝,不该让您老人家受这苦,您走了,天都塌了,我和母亲该咋过啊。打理完父亲的丧事已经进入了寒冬,北方已经开始下雪了,我外出上班,姐姐陪同母亲在家守孝。来到烟台,我思前想后,决定接母亲过来住。虽然那时我没有家,没有钱,但是我有一个年轻、健康的身体,照顾母亲我义不容辞。我下班后,找了个兼职工作,每天晚上工作到零点回宿舍休息。春节前夕,我辞掉了兼职的网管工作,租住了一套70平两居室。过年回家和母亲商量,于2008年正月十六和母亲踏上了来烟台的汽车,到来后母亲犯了头晕病,加之当时房子没有暖气,母亲有点吃不消。2008年一年我和母亲在烟台宏达小区度过,大多时间母亲只身一人在家,孤独、病痛一直缠绕着她。暑假期间姐姐来看望母亲,和我吵了一架,母亲夹在中间劝说。姐姐走后,母亲哭着对我说,三三,你可别和你姐姐这样,她对你不错。看到年迈多病的母亲还在为子女的姐弟情分担忧,我深感愧疚,暗暗发誓绝对不能让母亲再伤心。次年清明长假,房租到期,母亲帮我收拾了所有的东西,他执意要我搬回宿舍去住,自己回老家生活。临走当晚,我和搬家的人去吃饭,她一个人待在收拾已空的家中,上了火车她饿了,我看到母亲啃着馒头,吃着小葱。我不由感叹,作子女的永远也琢磨不透父母内心的痛楚。2009年春节回家我给母亲看了对象的照片,她很满意,盼望我五一回来,她在家给我准备了装新被子,虽然东西不多,但很沉重。2010年5月份前夕,我和母亲说了自己对象情况后,母亲安慰了我,鼓励我好好对待在谈的女孩。同年,生病住院的母亲拿出了她所有的积蓄(五万元整)让我在烟台买了现在的房子,我捧着母亲汇来的钱,内心和双手一样沉重,有点喘不过气来。2011年七月份我和妻子领证,母亲得知后很开心,后来回家看望母亲,母亲在照顾姐姐的二儿子,那时的母亲头发已经完全花白,身体状况很是不好,因为2010年曾经去北京302亿元看过医生,肾脏腹水,肌酐已达到250.可那时我们都没有引起足够重视,认为让她老人家多锻炼下对她的病也有好处。为了不让母亲操劳,我结婚时,母亲没有到场,三舅和舅妈过来主持的婚礼,婚礼很简约,但是我很满意。2012年女儿紫寒降世,母亲电话关问,期间各种事物一一交代。2013年姐姐婚姻变故,母亲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同村的杨富帧多次安排人去打扰母亲,母亲彻夜失眠,精神压力巨大,另外外孙杨天泽上学、生活需要母亲照顾,这一切加大了母亲的负担。2014年入冬,姐姐离婚后,将母亲接至天津大港区,油田家属楼居住。看到母亲出现无食欲、走路困难病况后,遂领着母亲到权健医院检查,经检查母亲肌酐已达到500,肾脏无法正常排毒,大港区油田医院建议母亲透析治疗。2015年春节,我们一家人(还有三舅舅一家三口)团聚在天津大港区,渡过了一个圆满的春节。春节过后,我领母亲到天津代谢病医院确诊,医生也建议透析治疗,可以先吃药物观察。我返烟后,母亲每天都在吃中药、西药,一直到阳历5月份仍然不见好转,于是姐姐与医生商定置管开始腹膜透析。出院后,我把母亲接到了烟台,6月15日我租住了华信家园48号楼11号车库,孤苦的母亲一人住在车库里,白天没有子女的陪伴,一日三次透析,自我洗肾。我知道母亲住在车库里,是因为怕我难做,因为岳母住我家,她不想我们夫妻吵架。善解人意的母亲在车库了渡过了2016、2017、2018直到2019年将近四年。2019年4月19日早上,母亲告诉我透析肚子疼的厉害,我让她放完液后去医院检查,腰部、肚子,也许是医院看母亲身体太过严重,也许是他们找不到病因,也许是觉得母亲无大碍,一直检查到下午四点也没给出结论,建议预约核磁、作胃肠镜进一步检查。这一点令我气愤,母亲坐在轮椅上,在住院部大厅处静静的等候,我在外边抽着烟,看着脸色苍白的母亲,心中充满了心痛、压抑。我问母亲,娘肚子饿不,她说不饿。直到最后,医生也不同意我们住院。回到家后,我去买菜做饭,告诉母亲说医院检查说娘没事,母亲啥也没说。吃完糕,我休息会回家了,寻思第二天找肾内科贺大夫办理住院,可我又很纠结医生说没事,难道就是前两天摔跤造成的,要不然静养几天看看。第二天早上,我八点左右到了母亲那儿,地上一摊血,母亲告诉我疼痛难忍、割腕自杀。我有点气愤,指责了多病的母亲,并通知了姐姐。是为大不孝。从20日我就和哥哥日夜不停守在母亲身边,母亲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便秘、浮肿、无法走路、呼吸苦难、气短。看到母亲这样,我曾责备过她,曾鼓励过她,可她都没有怪我。直到临终的前天白天,还关切的问我,紫寒咳嗽好点了没,圆角分数学学明白没有。我一一作答,并联系医院定于2019年4月27日早上八点住院,26日晚母亲只吃了一个饺子就开始恶心,我有点烦躁,拍打她后背鼓励她吐出来吧,因为母亲不会咳嗽痰,母亲呕吐了几下,我看见她用手捂了下胸口,一会又放开手,我估计能舒服点了,就给她洗了洗脚。告诉哥哥,晚上睡觉前给她喝带奶,然后吃安眠药,保证好好休息,明天去住院。哥哥问,娘想不想喝奶,母亲说不想。洗完脚母亲入睡,我给她揉了揉腿,母亲告诉我你给我把被子盖严,腿冷,我说盖的很严啊。随后给她老人家换内衣,把衣服拿回去洗洗。母亲咬了下牙,我问,娘咋了,她说疼,我问,哪里疼,母亲说,浑身疼。我看时间8点半了,我说,娘咱们明天早起住院,我先回去了。娘说,回去吧。我回到家,收拾下,洗完衣服久久不能入睡,12点多睡着了。电话响起,我意识到这不是闹钟,接起电话,哥哥说,咱娘弄不好去世了。我感觉一刀霹雳打在我身上,心脏紧紧的被揪住,我说别吓唬我,打120了吗,没有,我打通120,穿衣服,骑车到了母亲那儿,2点03分,我得到的消息。我可怜的母亲安详的躺在床上,嘴里喊着一片梨,(我晚上给她切的止咳)我按了按她的人中穴,母亲没有丝毫反应,120到了做了心电图,告诉我老人已经走了,我愣住了。娘,儿子不孝,如果早点上医院、如果昨晚上别让母亲吐、如果昨晚上给母亲喝上奶、如果这几天多和母亲说说话,也许您会心情好点,您也不会这么快离开我,我枉为人子,不孝不敬,没有伺奉您,您这么匆匆而去,我以后该怎么过。。。。。娘走了,我的心也死了,我再不能躺在您面前抛心肺腹的说自己的心理话了,在没有人发自内心的关怀我的家庭、身体、生活、工作了,娘,你别走,等等儿子,儿子还有很多很多话还没向您说。娘,娘,我的娘,您走了,永远我没有娘了,我已经是一个可怜的孤儿,从此,没人再会像您那样对儿子好了,娘,我这一个周做的事情太不周到了,我就是个畜生,我愧对您,失去母亲,我活着只是行尸走肉。。。。。。 丧事打理完毕,收拾母亲遗物时,我看到了您攒的钱,用过的东西,都那么井井有条,母亲,是一个伟大的母亲,是一个要强的人,是一个体谅子女超越自身的人,是一个体面、明理的人,我热爱我的母亲。这辈子作您的儿子,真的没有做够,娘,如果有来生,儿子还要做您的儿子,好好伺候您,以赎今生不孝之罪。娘,儿子好想娘,如果娘有所感知的话,给儿拖个梦,儿子想和您说说心里话,儿子难受 啊。娘,我的娘,疼我一生的娘,儿子给您下跪了。。。。。。。。
  • 九月 201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来自网友的留言
  • 沈燕斌 2019-09-09 08:44
    娘,四个多月过去了,来到娘生前的住处,儿子心里阵阵酸楚,儿没有照顾好娘~
  • 更多